当前位置:彝良在线 > 从“非常高”到可能“大流行” 全球应如何防疫?

从“非常高”到可能“大流行” 全球应如何防疫?

  (抗击新冠肺炎)从“非常高”到可能“大流行”  全球应如何防疫?

  (抗击新冠肺炎)从“非常高”到可能“大流行”  全球应如何防疫?

  中新社北京2月29日电 题:从“非常高”到可能“大流行”全球应如何防疫?

  作者张素 郭超凯

  世界卫生组织最新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风险级别由“高”上调至“非常高”。这意味着什么?面对或将到来的“大流行”,各国又该如何应对?

  “非常高”但仍有机会控制疫情

 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8日宣布调高风险级别。他同时强调,全球仍有机会控制新冠肺炎疫情,“关键是阻断病毒传播链条”。

  据世卫组织28日通报,在中国境外,49个国家共有4351例新冠肺炎病例。丹麦、荷兰、尼日利亚等国上报了首例病例。韩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连续三日逾500人,日本境内确诊病例达940人,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888例。谭德塞直言,现在中国以外地区才是最大担忧。

  世卫组织曾在1月22日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风险级别为“高”,在中国的风险级别为“非常高”。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·瑞安表示,如今将全球风险调至最高级别,是让各国做好准备。

  记者注意到,2009年6月11日,时任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宣布把甲型H1N1流感警戒级别升至6级,也是最高级,意味着世卫组织认为疫情已发展为全球性“流感大流行”。当时,75个国家和地区共有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28774例,死亡病例144例。

 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研究员汤蓓29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,“非常高”与警戒级别都是分级标准,后者是针对流行性感冒设置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1月30日,世卫组织曾将中国的疫情宣布为“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(PHEIC)。汤蓓认为,“突发事件委员会”最初给出PHEIC建议时按照“中国/其他国家/国际社会”划分,随着疫情发展,中国或将不再被单独列出。

  “大流行”应为潜在可能做准备

  “大流行”,这个源于流行性感冒的词语,近日频繁出现。

  美国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·盖茨在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撰文指出,新冠肺炎可能成为百年不遇的“大流行病”。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前主任托马斯·弗里登说,新冠肺炎疫情“大流行”不可避免。《自然》《科学》等期刊也相继刊发持有相同观点的文章。

  2月24日,谭德塞明确表示,世卫组织和中国联合专家考察组在结束对中国的考察工作后认为,中国防疫措施避免大量病例出现,疫情顶峰已过,尚未构成“全球性大流行”。

  美国麻省州立大学医学院教授、病毒疫苗学家卢山在接受采访时说,判定“全球性大流行”主要有三条标准。首先,疾病是在几个洲同时暴发;其次,人群比例大;第三,疫情“像到处烧的野火一样”失去控制。他进一步分析,世卫组织之所以认为尚未构成“全球性大流行”是基于尚未看到在全球跨洲大人群的暴发。

  比起“是不是”来说,“有可能”更为重要。牛津大学教授陈铮鸣预计“这周是关键,如进一步发展,世卫组织估计会作出正式结论”。

  “怎么做”可借鉴中国防控措施

  包括谭德塞在内的多位专家强调,世界应为“潜在的大流行”做好准备。

  怎么做?汤蓓认为,世卫组织通过调高风险级别,将国际社会的“警报器”设置在更高级别,也是要求国际社会在更高层面发起动员。“至于各国应采取的举措,世卫组织已反复给出建议。”她注意到,《中国—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(COVID-19)联合考察报告》也给出更为详细的建议。

  这份报告由25位中外专家组成的联合考察组,通过在北京、广东、四川和湖北武汉等地开展为期9天的考察调研后形成。报告认为,中国证明了唯一能够阻断或最大程度降低新冠病毒传播的措施,包括:开展积极主动监测,迅速发现并立即诊断、隔离病例,严格追踪并隔离密切接触者,引导民众理解并接受上述措施。

  卢山说,疫情来临时没有特效药,应该看重基础治疗水准的提高,让早期感染者不要往严重方向发展。他还指出,疫情严重性的大小取决于国家或地区应对措施和能够使用的资源,也与当地人应对疫情的态度有关。

  比尔·盖茨呼吁“全球领导人应当立即行动”。他在文章中称,各个国家和地方政府以及公共卫生机构可以在未来几周采取行动,除了保护本国公民,捐助国政府应该帮助中低收入国家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。

  受访专家注意到,在向韩国、日本等国抗击疫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后,中国医疗专家团队已于29日抵达伊朗,将同伊方携手战“疫”。(完) 【编辑:周驰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